黎氏文化

黎氏花鸟藏丘壑 “破茧化蝶”呈风范

2016-07-16 11:24:08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由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作为指导单位,广东省美术家协会、湖北美术馆、广州美术学院、当代岭南艺术研究院、广东省中国画学会联合主办的,第4届当代岭南中国画双年展2016第二回展览之“苍浑气格·黎柱成中国画作品展”于2月18日~3月6日在湖北美术馆举行,展出了当代岭南著名花鸟画家黎柱成的60多幅代表性佳作。
 
求艺经历——
 
玉汝于成 “破茧化蝶”呈风范
 
黎柱成是近年来颇受画坛关注的花鸟画家。他生于广东中山小榄,自幼酷爱绘画,艺术天赋早在小学时代已经显现,并被吸收到当地宣传画创作队伍学习绘画。而席卷神州大地的文革“红海洋”美术活动,亦使得黎柱成这样的向往艺术又无缘正规学习的年轻人获得艺术学习的机会。“当时有许多广东画家来到小榄水乡写生,我追随其后,认真向这些著名画家学习,加深了对艺术的认识,表现美的能力得到了很大提高。”黎柱成感恩地说。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历经磨难曲折,黎柱成迎来了愈来愈明朗的艺术境界。1984年,他与小榄众多画友成立“小榄青年画会”,其作品在广州和北京展出以后,获得社会的广泛好评。此后黎柱成的画作又多次参加国内外展览,并逐渐形成自己的艺术面貌。1995年,为了更好地投入到艺术的学习氛围当中,黎柱成不顾旁人的不解,毅然辞去令人艳羡的职务,转赴小榄镇文化部门任职。黎柱成内心十分清楚,他的人生归属应该是艺术。
 
“学然后知不足”,人到中年的他渴望有正规艺术学习的机会。2004年,黎柱成进入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中国画研究生课程班学习,多年梦想终于实现。北京学习成为黎柱成艺术道路的重大转折,首都浓郁的艺术氛围使他深深陶醉,他拼命吮吸艺术的养分,向师友请教和切磋艺术,艺术创作的能量极大地迸发出来。从黎柱成这一时期的作品,如《盛夏》、《翠荷图》、《高冠图》、《夏日薰风》、《荷清图》看,他已从早期学画的“作茧自缚”进入趋于成熟的“破茧化蝶”阶段,对艺术有了更多的把握、更多的自信,作品初步呈现出大家的风范。
 
艺术特点——
 
花鸟藏丘壑 花鸟其表山水其里
 
“柱成勤奋好学,悟性极高,天份极高!早在70年代,余菊庵老先生看过柱成的绘画作品后即给予很高的评价,赞其‘天份高’。”好友刘昭铠盛赞:“柱成从传统的深巷走出,顺应时代的大潮,逐渐形成自我的风格,了无跟风随俗之气,俨然大家风范。”
 
“黎柱成把花鸟画当作山水画来画,融会彼此之长,化解二者之异,花鸟其表山水其里,工笔其质写意其势,洒脱其韵充实其气,规范其格参差其体,走出了一条个性独具的花鸟画新路。他以崭新的笔墨语言、色彩语言、图式语言经营‘花鸟丘壑’。”已故老前辈,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导士生导师翟墨,盛赞黎氏花鸟藏丘壑:“他的花鸟画以满构图、大丘壑、多层次、浮雕感为图式特征。他的红棉、芭蕉、夹竹桃、荷花等花卉似乎都在生长于山坡、崖畔、丘陵、溪涧且覆盖着这些地方,因之它的自身似乎也就是山坡、崖畔、丘陵、溪涧,在二维平面上展现的是三维空间,画面边角的适度留白更强化了空间的纵深感。这是他引进山水丘壑和皴法的结果,也是西方焦点透视与东方散点透视的巧妙结合。”
 
“读柱成的画,总好像有种天赋,笔墨之中显得成熟,老到,有章有序。而他的作品在构图功夫上同样毫不做作,大有天衣无缝之感。”广州画院原理论部主任黄堃源早在十多年前已经非常喜欢黎柱成的画,特别是他画的荷花:“柱成画荷,我以为是‘胸有成竹’与‘胸无成竹’交叉重叠的艺术思维与感觉悟性。他心中有荷,心中有法,以至笔含墨,纸经笔之后,荷形自出,荷韵自现;他‘胸无成竹’,无古人之貌,少古人之法,用自己的法画自己的荷。”
 
黄堃源以“厚”、“拙”、“野”来评价黎柱成的笔墨特征:“首先是‘厚’,柱成作画,画面的丰厚、朴实。古人曾有积墨之说,柱成之积,由前人之‘乱柴皴’变成柱成之‘乱劈’——谓之积笔,反复斧劈,变成凿痕;积色,柱成落色并不依照古训‘随类赋彩’,而是随画之赋彩,根据需要而赋彩,并且反复赋之,反复敷之。‘拙’系柱成画的另一特征。艺术上的拙,并非稚拙,更非笨拙。稚拙者,简单地模仿性地完成任务;笨拙者,简单地,自以为有独创性却没有完成任务。柱成作画,反复雕琢,多层点染,重叠皴擦,如浪淘沙般一轮又一轮的浑化、衬托,甚至涂改,最终完成了画面的探索任务。‘野’,则是生活味,生活中的花草构成、生活中的组合情趣、生活中的黑白映照。‘野’,同时也是一种艺术味,笔墨的随意性,笔墨的非常规性等,我想柱成在画中做到了。”
 
艺术追求——
 
亲自然 强调心迹在物象上映照
 
中国写意花鸟画在于以花鸟草木寓兴传神,观物取象以写逸趣,凝聚了写意精神的神髓。写意花鸟画的当代拓展,更将中国传统画论中“造物”、“造化”的理念,与西方哲学相融合,增益与丰富了传统笔墨物象的内涵。画家黎柱成的作品,体现的正是“写意”精神下的水、墨、色及点、线、面的交响和组合,它以水墨酣畅、恣肆淋漓、氤氲朦胧的美感形态为总体特征。在黎柱成笔下,不论花鸟,还是山石的题材,都表现出虚实相构、意蕴深广的意境。因此,黎柱成的花鸟画尤显出一种天然本性与和谐交融的特点,画面中意象既是可见的、有形的、有序的,又是遮蔽的、抽象的与无法言说的。
 
同时,黎柱成不仅是传统的固守者,更是传统的建设者。在他的花鸟作品中,重在以学养入画,使画中的点、线、墨、色都以情调、韵致见长,都保持着源于自然体验与感受而来的生动与风骨,都体现出传统绘画对画家的艺术滋养和陶冶。当他敏感地发现传统的语言图式不能满足现代人的审美需求之时,他果断地走进生活,走进自然,大胆地将山水的技法表现、色彩的冷暖处理、光影的明暗变化以及平面构成的现代理念引进他的花鸟世界。
 
“黎柱成在传统艺术道路的行进过程中,汲取现代艺术和现代审美的元素和精华,包容并蓄,融会贯通而形成个人的风格特质。他从早期学习八大、老缶等画风的作品,笔气流畅,墨韵通达;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的注重生活的表现以及现代色彩技巧观念的介入,而形成的‘生活流’作品风格;再到现在对笔墨驾御的日趋成熟,加之以受到西方现代艺术的影响,强调心迹的表现在物象上映照的表现主义倾向,使其作品有一种对自然清新生动的感观置于创作首位的主张,更有一种特殊的美感。”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美术家协会主席许钦松如此赞美。
 
黎柱成,号栋石、雨梦轩主,1958年出生广东中山小榄。2005年,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中国画研究生班结业。国家高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文化部青联美术工作委员会委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广东省美术家协会艺术委员会委员、广东省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中山市美术家协会主席。